Pin 起來電子報是我固定在 Substack 平台上面更新的電子報,現在你看到的則是在這個部落格上面的是原文備份與存檔。

如果你喜歡這個區塊的電子報們,歡迎你直接在 Substack 上訂閱電子報,你將會每週收到信。

也歡迎你先看看 所有電子報歸檔 的頁面,隨意挑幾期有興趣的標題看看。


Open Source 自己的想法

第 12 期

這幾個禮拜一直在嘗試一件事: Open Source 自己的想法。

對一般非工程師的人來說, Open Source (或者說「開源」)這個概念可能有點陌生。

我最基本粗淺的理解是,這個概念最早是跟軟體綁定,開源=開放軟體的原始碼,後來逐漸擴展到不同領域,例如實體產品的設計圖可以開源,讓大家照著製作,做出某個決策背後的資料可以開源,讓大家去檢視決策的合理性,所有的內容都可以開放源頭,讓大家可以閱讀,甚至可在合理的規範及限制下取用。

我不會寫程式,所以一直以來沒特別深究開源的價值或意義。但自從我開始使用 Zola 搭配 Github 及 Netlify 建立部落格後,好像就開始慢慢碰觸到一些這類的東西,而對「開源」這個概念產生興趣。

於是我開始想,我可以開源什麼?

Why? Why? Why?

第 11 期

因為靈感缺乏,加上上個週末都在嘗試建構自己的個人 wiki ,所以就荒廢了電子報一週,真不好意思。

這期的主題,想來分享看完《發現問題思考法》這本書後,覺得最有收穫的地方。

這本書是公司的讀書會選讀的書,我在便利商店沒賣什麼東西? 這期電子報有簡單提過,這本書的目的是讓人能夠探索「未知的未知」,進而找到「更應該被解決的本質問題」。

怎麼達成這樣的目的呢?書中有不少鋪陳,並在後段的第四章提出了三個方法,分別是透過「抽象化與類推」、透過「思考的軸」以及透過「Why(上位目的)」進行思考的升維,而其中最喜歡的就是第三個,透過問「Why」進行思考的方式。

Twitter 比 Facebook 更好的地方

第 10 期

Hi 大家好,這是 Pin起來電子報的第 10 期。上週在自己的臉書發了一篇長文更新近況,裡面分享了電子報以及部落格給親友們,分享後湧入了二十幾個訂閱,感謝大家支持。

在 Po 文的那一兩天裡,我花了比平常多的時間刷臉書動態(平常大概一週刷 5 分鐘,那兩天大概加起來滑了一兩個小時),卻發現我好像已經回不去臉書這種透過演算法推播內容的平台了,相較之下我更喜歡 Twitter 這種讓自己掌控度更高的社群平台。

寫部落格對我的影響

第 9 期

Hi 大家,不好意思電子報斷更了兩期,因為從清明節假期後到昨天為止約 20 天內,我幾乎都沉浸於部落格的改版作業,說沉浸一點也不為過,每天下班後就是花兩三個小時在研究、嘗試、再調整,最後慢慢完成。

詳細的經過與細節有寫在部落格的 Pin 起來改版了!從 Wordpress 搬家到 Zola! ,這篇則是想寫一些更偏向「動機」或者「動力」這類的想法。

用鍵盤打字逐漸成為稀有技能?

第 8 期

上禮拜同事分享了噗浪上面的一串熱門討論,有個自稱自己是 8 年級生(1991-2001 年出生)的人在噗浪上說:發現很多工作場所遇到的同事不太會打字,比較年長的只會一個按鍵一個按鍵戳,而 2000 年以後出生或更年輕的人,也只習慣用觸控式螢幕,不擅長用滑鼠跟鍵盤。

我看這整串討論時有點嚇到,原來社會上已經有這麼多比我年輕的人,跟我那麼不一樣了,但仔細想好像也不能說很意外,若是 2000、2005,甚至 2010 年以後才出生的人,他們從小到大最熟悉的裝置可能就是手機和平板,假設沒有特別訓練如何使用電腦,對打字陌生應該也是很合理的。

進一步延伸想,我這個世代(我 1990 年出生),再往前往後各 10 年好了,也就是 1980 年到 2000 年之間出生的人,是否會成為人類史上最擅長用鍵盤打字的一群人呢?

再年長一些的人,除非特別訓練過或工作上有需要,不然應該不會特別擅長打字,再年輕一點的人,未來可能根本也不再需要用鍵盤打字,一方面是前面提到的裝置已經改變了,另一方面是未來可能只要用聲控就好,也不再需要打字

但這樣的趨勢代表用鍵盤打字這件事會變得沒有意義了嗎?我不僅不這麼想,還覺得這項「能力」仍然重要,尤其打字速度若越快,除了最明顯的「速記效果」之外,更重要的是讓自己腦中的想法,可以更快地卸載到任何記事或筆記軟體裡,成為一個固著後的「想法快照」,接著再進一步擴充、增刪、以及建立連結。

迅速記下腦中想法這件事,或許不透過鍵盤也可以做得不錯了,但編輯想法快照這件事,以我自己的理解跟經驗,目前還很難用觸控或聲控的方式達到近似鍵盤的效果。換句話說,能夠好好運用鍵盤打字的人,就能更有效率地聚集想法,並且讓這些想法們彼此碰撞、互動,產生更多質變。

屬於自己的 changelog

第 7 期

兩週前在電子報裡分享了來自科技創業週報星箭廣播團隊寫的關於 changelog 的兩篇文章,當時這個想法就在心中悄悄地萌芽。

這兩天再回頭看了一下兩篇文,認真的做了筆記,也有更多想法冒出來,就來分享一下。

如果說產品的 changelog 是為了紀錄與呈現各版本之間的演進差異,讓使用者明瞭產品改了什麼以及為什麼要改,也讓開發者能夠對於產品有共同記憶,在一樣的基礎上溝通與開發。

那屬於個人的 changelog 或許也可以如法炮製,讓自己清楚明瞭不同時間點的自己有了哪些變化以及為什麼會產生這些變化

而這份 changelog 一樣可以分成對內以及對外的兩個版本,對內的是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各個細節的差異變化,目的是讓自己能夠。對外的則是展現「別人可能有興趣」的內容。

這樣的個人 changelog 上面該紀錄哪些內容呢?目前我只有打算先紀錄給自己看的「對內」版本,可能會分成三種類別:主版號、次版號、修訂號。

便利商店沒賣什麼東西?

第 6 期

請舉出「便利商店裡面『有賣』的東西」(限時一分鐘)

請舉出「便利商店裡『沒賣』的東西」(限時一分鐘)

最近公司的讀書會選了日本作者細谷功撰寫的《發現問題思考法》這本書來讀,這禮拜剛開始讀,目前才讀完第一章,覺得頗值得推薦。

前面那兩個問題是第一章最一開始的暖身題目,第一個問便利商店「有賣」的東西,這個相當簡單,任何人基於經驗都能迅速列舉出很多,但大家能列出來的大多是類似的東西。

第二個問題就比較需要動腦,我自己當時偷懶沒有真的花一分鐘去列舉,也只是隨便想了一些諸如電腦、特斯拉、沙發之類的東西。

但作者卻從這個案例的潛在答案,延伸出全書最重要的觀念之一:「未知的未知」。

只要用得習慣的都是好工具?

第 5 期

隨著接觸的生產力工具變多,參與的社群與討論中,常常會看到一種論述是:用什麼工具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得習慣、順手,能幫你完成任務、解決問題就好。這樣的論述常常會被當作某種忠告,用來提醒那些汲汲營營於找到「最棒的」工具與工作流的生產力狂熱者。

不過,作為一個很愛嘗試新工具、很愛建立與調整工作流、很愛研究大家怎麼使用工具的人,我只有部分認同這樣的論述。

每天花 10 分鐘紀錄自己工時吧!

第 4 期

最近剛好跟幾個人都聊到這件事,覺得蠻值得來分享一下。

我們公司的打卡系統除了上下班的時間外,還要求員工必須紀錄自己每天的工時用在哪個專案上以及做了什麼事情。

這些紀錄的需求還算單純,只需要簡單紀錄事項+時間就好,不用填寫具體內容或者跟什麼專案進度掛鉤。

從公司經營或者從 PM 控管專案進度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紀錄有助於理解每個人在專案上面花費的時間,這樣一來只要設置好個別人力的成本以及專案的預算,就能夠概略抓出專案目前的收支狀況是否合理。

我一開始也覺得這個制度比較是對公司有利的制度,但近期漸漸意識到這麼做對我自己的幫助。

快資訊與慢分析

第 3 期

這幾年來,我的工作幾乎都必須跟時事跟得緊,直到這幾個月才稍微不用那麼緊繃。

可能是過往太累了,也可能是想試試不同的資訊處理方式,這幾個月開始稍微有意識地區分「快資訊」與「慢分析」這兩種不同類型的資訊,並且透過不同的方式來處理。

快資訊指的是那些當下、近期發生的事,以及隨之而來的討論、觀點、分析、想法,例如近期烏俄戰爭相關的各種快報與討論都是。

對我來說,快資訊的處理也該快,快速掃讀、留下印象就好,此時或許也會有些「快分析」,可以大致上看看就好,這可以讓自己建立一個初步的篩選器,來篩出哪些快資訊可能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

快資訊的事件發生過了一段時間後,若是真正重要的事,可能會有人撰寫相關的慢分析,這時再進入另一套系統來處理。

慢分析跟一開始那些快分析的差別在於,很多事情都已經發生完畢了,基於確定事實進行的分析,比較好檢驗脈絡的充分以及邏輯的正確,而如果都是好的,那這一套分析也容易讓自己產生聯想,而成為自己知識庫裡面的東西。

不過,也不能完全不處理快資訊而只等待慢分析,因為沒有快資訊的洗禮,會對慢分析毫無感受,甚至也不知道該怎麼判別哪些是好的慢分析。

而有的東西單純屬於「慢資訊」,就是比別人慢,也稱不上什麼分析,對於這類資訊,就完全沒有處理的必要,要說的話就是建議取消追蹤整天提供慢資訊的來源吧!

沉迷於阿爾宙斯的一週

第 2 期

從上週末開始玩 Switch 上的 《寶可夢傳說 阿爾宙斯》,結果就完全陷進這個遊戲的世界裡。女友從來沒在玩遊戲,玩一玩也跟著一起沉迷。

阿爾宙斯大家都說有點像是薩爾達曠野之息+魔物獵人,我只玩過前者一點點,後者沒玩過,但對我來說,這一代的寶可夢遊戲幾乎還原了七八成「小時候幻想中的神奇寶貝世界」。

走在路上就會遇到不同寶可夢,有的兇猛,看到你就追過來攻擊,有的膽怯,一下子就跑走;可以丟寶貝球收服他們,也可以丟出寶可夢對戰,回到安全的地方也可以把寶可夢叫出來跟他們互動。

很推薦喜歡寶可夢的人玩玩看,覺得一定不會失望的!

我想了一下自己可以這麼沉迷的原因,一方面是真的很喜歡寶可夢們,另一方面是阿爾宙斯的遊戲裡面能夠持續有讓自己可以互動的東西。

為了要到更多地方,必須抓寶可夢 為了要抓寶可夢,必須製作寶貝球 為了要做寶貝球,必須一直收集原料 為了要收集原料,必須一直探索地圖

而每一個原料或寶可夢之間的距離都蠻剛好,基本上就是剛收集完某個東西,眼角就可以瞄到下一個想去的地方,就這樣不知不覺,一個接著一個逛,時間就這樣消失了,如果困難的工作也可以這麼容易就進入心流就好了,真的可怕。

敢不敢想像五年後的自己?

第 1 期

最近在 IG 限動上面看到不少人在 PO 「敢不敢放上至少五年前的自己」。

這是一個容易用照片來參加的題目,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大家怎麼想像五年後的自己

最近剛好看到 FutureMe 這個網站,讓使用者能夠寫信給未來的自己,可以公開也可以選擇不公開,只寄到自己指定的信箱,可以是1年、3年、5年後,或者是自己選一個特定的日子。

網站上面有不少人分享他們的使用體驗,大部分是把這個服務當成一種樹洞,現在若有什麼強烈的情感,把它寫下來,寄給未來的自己,若是開心的事,未來的自己又可以再開心一次。若是難過的事,未來自己看到時,反而會有一種在看故事的感覺,不會那麼難過。

也有人拿來訂定目標和願景,或者是提醒未來的自己一些應該注意的事,不過我覺得這些事情還是比較適合時時看到,才能追蹤成效。